L O A D I N G
blog banner

中青报:荣格和弗洛伊德两个女人与一场决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yresinsider.com/,容格

在电影《燃情岁月》中,印第安老人说过一句经典台词:有些人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并按这个声音作息,这样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成了传说。读了荣格的《红书》,读者大概也要默默感叹一下,原来世间竟真有“传说”般的人存在。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Carl Gustav Jung ,1875~1961),瑞士心理学家、哲学家。他创立了荣格人格分析心理学理论,把人格分为内倾和外倾两种心理类型。他在中国名头很响,3年前《红书》中译本首版,一下子震出了大批兴奋不已的“荣迷”。该书近日由中信出版社再度出版。

《红书》位列“世界十大神秘天书”之一,由荣格手绘插图,详尽记录梦境、灵魔与精神的追寻历程,像是一本隐秘而绝美的日记。但他生前一直将《红书》手稿束之高阁,甚至在他1961年去世之后的近半个世纪里,他的后代仍拒绝出版。直到2009年9月前,全世界仅有其家人和学生共20多人看过书稿。学者索努·沙姆达萨尼耗时两年努力交涉,才说服掌管荣格著作出版权的乌尔里希·赫尔尼(荣格的外孙)同意出版此书。

《红书》的出版被称为是近百年心理学史上最重要的事件,而关于它的诞生另有一段前尘往事。《红书》的创作时间大约在1914年~1930年。1913年,荣格与弗洛伊德彻底决裂,随后发展自己的理论体系。这两个“大咖”之间私人关系的化学反应,严重改变了荣格的一部分生命路途,也注定要在心理学史时间轴上烙下一个意味复杂的刻度。

1900年,44岁的弗洛伊德出版《梦的解析》一书,标志着精神分析理论基础的建立。这一年,荣格还是个刚从学校毕业的25岁青年。两年后,荣格赴巴黎,师从皮埃尔·让内研究心理学。在导师的推荐下,荣格阅读了《梦的解析》第一版,但彼时尚未建立起真正理解弗洛伊德研究的基础。

1903年,荣格重读《梦的解析》。这一次,他惊喜地发现,自己所做的研究与弗洛伊德著作中的理论有契合之处。例如他在“语词联想”测验中观察到的压抑“机制”,恰好能被弗洛伊德的研究所解释。遇见相似的灵魂令荣格兴奋而坚定地站到了弗洛伊德的阵营,一段传奇交情自此拉开序幕。

1906年3月,荣格开始给他的偶像弗洛伊德写信,并附上自己的研究论文《心理联想诊断研究》,之后还寄过第一本专著《精神分裂症心理学》。当时处于被冷落境地的弗洛伊德对荣格的示好格外欣喜,也很欣赏他的才华。两人频繁通信交流,友情持续升温。

1907年,弗洛伊德正式邀请“粉丝”荣格到维也纳的家中作客。同年,热情、激动的荣格抵达维也纳,酣畅淋漓地和偶像交谈了整整13个小时,仍觉意犹未尽。

基于在精神分析领域共同的研究兴趣,弗洛伊德和荣格是一对彼此赏识的天才,也是并肩战斗的战友,一面扶持着开辟研究疆土,一面共同抵御外界的质疑和批判。在一封写给荣格的信中,弗洛伊德亲切地称他为精神分析王国的“王储”,并称荣格是他的“长子”。

在交往密切的6年中,他们一道参与的重要时刻愈来愈多:1908年,第一次国际精神分析学大会在奥地利的萨尔兹堡举行,弗洛伊德主持会议,会议期间决定创办一个心理分析学的会刊《精神分析与精神病理研究年鉴》,荣格被指定担任主编;1909年,弗洛伊德和荣格同时应邀去美国讲学,在船上共度7周的旅程,他们在美国的演讲受到热烈欢迎;1910年,国际精神分析协会正式成立,由于弗洛伊德的再三坚持,荣格当选为协会的第一任主席……

站在当下对历史“复盘”,研究者们可以挖出一长串两人关系危机的伏笔。比如从一开始,弗洛伊德和荣格对合作的预期就存在分歧,弗洛伊德希望找一个可以帮助他拓展思想体系、促进其实际应用的“信徒”;而荣格注定是富有独创性的思想家,“无论何种追随关系都令他无所适从”。

2011年,一部讲述弗洛伊德和荣格往事的电影《危险方法》上映,将一个常被遗忘的女人再次推向公众——萨宾娜·施皮尔赖因。在影片中,这个女人成了二人决裂的一个诱因。而根据一些研究者的发现,弗洛伊德和荣格的聚散之间,存在着两个女人的身影。

一个是萨宾娜·施皮尔赖因。她是荣格的病人,曾患歇斯底里症,荣格在诊治她时与她发生了微妙的情感,还安排她在住院期间担任自己的助手。后来萨宾娜康复出院,进入医学院读书,并与荣格成为情人。萨宾娜自身在精神病学方面颇有天赋,研究成果出众。

荣格即将获得国际精神分析协会主席的位子时,荣格红书在线读因担心自己和患者的关系影响前途,便试图与萨宾娜和平分手。而当萨宾娜在一篇论文提出“死本能”概念时,恰好荣格和弗洛伊德都无比需要这个概念来解决“性欲为什么会受到普遍压抑”这一问题,荣格想与萨宾娜一道完成论文,遂与其重燃爱火。但考虑到研究观念,萨宾娜最终拜入弗洛伊德门下。这个女人的存在,让弗洛伊德与荣格生出不少嫌隙。

另一个女人则是弗洛伊德妻子的妹妹。当年两人彼此常为对方分析梦境,那时的弗洛伊德为一些梦境苦恼,容格而那些梦和他的妻子及年轻貌美的妻妹有关。荣格无意间知道了弗洛伊德与妻子、妻妹之间的“三角关系”,极其震惊。而弗洛伊德又拒绝告诉荣格更多事情,因为这会有损他的权威。后来,荣格对他人谈到,这件事也造成了他和弗洛伊德关系的恶化。

在电影《危险方法》中,一个镜头极富戏剧性。在弗洛伊德的家中,他们正为是否需要神秘主义争论不休。书架忽然发出奇怪的爆裂声,荣格立刻对弗洛伊德说:“我就知道这个会发生!这是一个催化显示现象!一分钟内还会发生!”弗洛伊德感到很荒唐:“别搞笑了。”结果书架又传来同样声音,荣格笑了,弗洛伊德满脸讶异。

书架发声的“梗”,就仿佛是二人决裂的前兆和隐喻。尤其在美国之行后,荣格深陷对象征、神话宗教文献以及玄学的研究兴趣之中。

决裂,势不可挡,以弗洛伊德两次著名的“晕倒”为标志。1909年,在两人共赴美国前夕,荣格在弗洛伊德面前大谈沼泽地出土的木乃伊,弗洛伊德突然晕倒在地。他怀疑荣格存在一种潜在的“弑父动机”,盼他死去。第二次是在1912年的慕尼黑,两人参加一场心理分析会议,热烈讨论中的弗洛伊德再次看见了荣格身上的“俄狄浦斯情结”,忧心自己会被背叛,于是直接在饭桌上晕了过去。

1912年年底,两人的通信里火药味蔓延;1913年,终于彻底断绝联系,分道扬镳。离开弗洛伊德后,荣格遭遇了中年危机。1913年10月,他独自在旅途上,蓦然产生了两分钟的幻觉:一场滔天洪水,覆盖了从北海到阿尔卑斯山脉的北部低洼地带……荣格看到了黄色的滚流、漂浮的瓦砾和成千上万人的死亡。

那一年的荣格,“拥有名誉、权力、财富、知识和其他各种福气,不再渴求更多这类事物”,然而恐惧如鬼魅般缠上了他。荣格开始重新审视生活和自我,将梦境和幻象付诸文字与图画,于是有了《红书》。这是属于荣格内心的传说,疯狂,彻骨。

人民网评:“制度红利”迎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曙光人类历史上,古今中外,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它们有的已经成为了历史,有的正在走向没落,而东方的中国却一直以其独特的制度优势、庞大的经济体量、公平有效的发展成就,吸引着世界的目光,引领着人类历史的潮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详细】

人民日报大家手笔:建立中国自己的社会哲学关于社会哲学,我国学界曾存在一种误识,即认为历史唯物论就是社会哲学,因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不少人对于是否有可能和有必要在历史唯物论之外建构独立的社会哲学存有怀疑。其实,在历史唯物论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那里,社会哲学是可以与历史唯物论…【详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