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O A D I N G
blog banner

如何评价荣格的《红书

前些天,有朋友让我介绍一下自己正在读的书,我说,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天书”,大概就是卡尔·荣格的《红书》这样吧——这也许是最符合吃瓜群众们期待的回答了,人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是根本不可理解的。

《红书》实际上果然如大家所想象的那样不可理解么?倒也未必。只不过作为一本心理学研究专著——更准确地说是一份实验报告——没有心理学基础的读者可能需要专业解读的协助罢了。

当然这篇文不是专业解读,作为一名毫无心理学知识积累的普通读者,我不得不说读这本书是一段大开眼界的旅程,这篇文就当是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的游记好了。

即使对心理学一无所知的人也会听说过弗洛伊德的名字,如果你对弗洛伊德稍有兴趣,就一定会听到卡尔·古斯塔夫·荣格这个名字。很大程度上,荣格的知名度就是这么来的——作为弗洛伊德的传奇基友和对手——虽然这对一位同样伟大的心理学家来说并不公平,但是远离学术圈的人们显然还是对他们相爱相杀的传奇故事更感兴趣。

荣格是一名著作等身的心理学家,他的成就可以列举很长,最主要的是开创了分析心理学,提出了“集体无意识”和“原型”理论,以及和弗洛伊德一起开创了现代心理咨询与治疗的范式,两人共同建立了国际精神分析协会,并担任主席。

荣格的父亲保罗·荣格是一名乡村新教牧师。荣格的祖父老卡尔·古斯塔夫·荣格是一位著名的医生,以及共济会会员,曾有人指认他是歌德的私生子。

荣格的母亲埃米莉·普莱斯威尔克出生在一个沉浸在唯灵论的家庭里,她是弗里德迈特精神病院的一名住院患者,和丈夫的婚姻问题重重。荣格的外祖父萨穆埃尔·普莱斯威尔克是巴塞尔大学的神学家和希伯来语学者,他是提出犹太人应该有自己的祖国的先驱。

综合以上信息我们可以看到,荣格出生在一个家道中落的有宗教信仰的贵族世家,他童年的家庭生活并不幸福。

在大多数研究荣格的书中,都会首先提到一个被记录在《回忆·梦·思考》的荣格童年的梦境。在荣格4岁的时候,梦见一个在仪式中被崇拜的男性生殖器被摆放在一座地下神庙的金色王座上,他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告诉他那是“食人怪”。荣格并不理解“食人怪”是神灵的名字还是说这个东西会吃人,但是这个梦深刻地影响了他对于神的意象。

真正使他对神的态度发生改变的是12岁时的一个梦,那是他进入巴塞尔高级中学的第一个学年,也是第一次参加圣餐仪式的年份。在梦境中,他看到神坐在巴塞尔大教堂上方的宝座上,一块巨大的粪便落下来,将教堂砸得粉碎。这个隐秘而渎神的幻想让他产生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欢愉感。他感到自己在直面活生生的神(但是神却不在教堂和《圣经》里),在神的面前,他感到了孤独。

在这个梦境里,荣格意识到了父亲的缺失(这里要记得他的父亲是新教牧师)。接下来他进行了人生中第一次圣餐仪式,那种受到恩典的感受和随后而来的失落感形成了强烈对比。这些被拣选的感觉导致了他对教堂的彻底失望。在《回忆·梦·思考》中他说:“对我而言,这代表神的消失,宗教也不复存在,我再也不会去教堂了,那里没有生命,只有死亡。”

背弃了宗教信仰的荣格一生都在大量阅读。对少年荣格影响最大的是歌德(传说中的曾祖父),在《浮士德》中,荣格看到了人世间的邪恶被拟人化为魔鬼。在巴塞尔大学,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给荣格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感觉自己的第二人格和查拉图斯特拉类似。

他在母亲的纵容下,荣格开始秘密地阅读父亲的藏书,并在和父亲的探讨中不断补充给养。事实上父亲也失去了自己的信仰,日益成为一名唯物主义者。但是荣格却认为唯物论不过是一种观点而已,他更感兴趣的是神秘学。

大学时代的荣格对招魂术特别感兴趣,他的医学博士论文研究的就是海伦·普莱斯维克的降神现象。招魂术是巫师尝试使用科学的方法探索超自然力量和证明不朽灵魂的途径,现代招魂术出现在19世纪后半叶,在欧洲和美洲广泛传播。此时灵媒开始成为心理学的重要研究对象,恍惚的话语、自动书写、晶球幻视等灵媒使用的手段也开始被心理学家们使用,成为心理实验研究的首要工具。

1902年,荣格与艾玛·劳申巴赫订婚。荣格在日记里写道:“从此我不再孤独。”

《红书》记录了荣格从1914年到1930年间的“自我实验”——即荣格的“个体化过程”。

个体化过程是一种心理治疗方法,在于能够与幻想的人物或集体无意识的内容进行对话,并把幻想的人物和集体无意识的内容整合到意识中,那么就能重新找到在现代社会中已经遗失的神话式想象所具有的价值,从而调和时代精神(第一人格)和深度精神(第二人格)。

《红书》描绘的就是荣格的个体化过程,它呈现的是一系列的积极想象和荣格对其理解的尝试(这里的积极想象也是一种心理治疗方法,指通过自我表达的形式来吸收无意识的方法),换句话说,《红书》的主要内容就是描述荣格重新获得自己的灵魂和他如何在那个精神异化的时代克服重重困难,并把个体化当作一般心理模式进行阐述。

以此为目的,荣格在1913年12月开始了他的自我实验。实验过程是这样的:

1.在清醒的状态下刻意激发一个幻觉——灵媒的恍惚状态; 2.进入这个幻觉——这些幻觉可以被理解为一类以画面形式进行的戏剧化思考; 3.阅读幻觉——在此过程中,荣格此前进行的神话研究会产生影响,幻觉中的某些人物和概念直接来自于他阅读过的作品,而它们的形式和风格则反过来印证了他对神线.记录成《黑书》——《红书》的前身。

一、第一层——开篇部分 1.荣格重新找回自己的灵魂; 2.经过一系列的幻想探索; 3.1.发现自己在此之前都是在为时代的精神(第一人格)服务,特点是认同其作用和价值; 3.2.也存在一种深度精神(第二人格),它通往灵魂之物; 4.重新回到第二人格的价值观上。 二、第二层——之后的部分 1.阐述戏剧般的视觉幻想 a.遇到一系列不同背景的人物形象; b.展开对线.转化成一般心理学概念和原理。

那么,把转化之后的“一般心理学概念和原理”抽象出来,《红书》的内容结构就会明朗了许多:

这就是“个体化过程”。这个治疗方法的理论基础很大部分建立于荣格在1916年发表的《无意识的结构》。这篇讲座论文介绍和论证了无意识的分类和无意识与“如神一般”状态、人格面具的关系,以及如何利用这些关系。

作为荣格思想的核心,《红书》不仅建立在浩如烟海的论文之上,而且建立在荣格的所有的阅读经验上,所以《红书》具有文学性并不会令人惊讶,但当我意识到它具有“如此的”文学性之后,仍然不可避免地发出了赞叹。

在研究幻想时,荣格意识到他是在研究心灵的神话创造功能。对于荣格而言,神话是力比多的象征,它们能描绘出力比多的典型活动。一个没有神话的人“就像被连根拔起一样,与过去、与自己身上延续的祖先生活、与他所处的人类社会皆失去联系。”所以,荣格选择用隐喻的方式记录自己的内在状态。

而作为一种哲学思辨,《红书》采用了对话形式——自柏拉图式对话产生以来,对话形式已经成为了西方哲学思辨的一种主导形式。和他对话的是“原始意义上的灵魂”,他将之称为“阿尼玛”——“集体无意识所看到的主体”。

当然,这个声音的在幻想中的具象随着荣格思想的变化也在不断变化。在《红书》的前身《黑书》中,为死者布道的是荣格的“自我”;在《黑书》的补充《审视》中,对死者讲话的是腓利门;而在《红书》的某些章节中,对话的对象是蛇和鸟。这些形象的不断变化,究其原因,是荣格在不断思考他对自己灵魂的三元本质的理解。

“我将上和下绑在一起,我将神和动物绑在一起,我身上一部分是动物,另一部分是神,第三部分是人。蛇在下,人在中,神在上。蛇之外是菲勒斯,接着是地球,然后是月亮,最后是冰冷的外在空间。” “如果我没有通过结合上下结合自己,我会分裂成三个部分:蛇——自我以这个或其他动物的形式漫无目的地行走,魔鬼般地生活在自然中,激发恐惧和渴望;人类的灵魂——永远活在你里面;天空的灵魂——与诸神居住在一起,远离你,你对其一无所知,以鸟的形式出现。三个部分相互独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红书》中腓利门扮演的角色类似于《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的查拉图斯特拉和《神曲》中的维吉尔。由此可见,《红书》的结构和风格受到了《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和《神曲》的强烈影响。但与两者不同的是,查拉图斯特拉声称神已死,《红书》描绘的则是神在灵魂的再生;虽然《神曲》和《红书》描绘的都是下地狱的过程,但是但丁利用的是一个既定的宇宙学,而荣格则尝试形成一个新的个人宇宙学。

《红书》在语言风格上深受歌德和但丁的影响。《红书》的语言风格遵循三种不同的文学语体——报告式、反思式和浪漫式,如歌德和但丁的用法相类似,三种语体在每一章交叉渗透又相互独立。此外,《红书》的每一章都是一个复调,同时又和其他章节共同形成复调。

难能可贵的是,这样的结构明显并非刻意为之,这些营养从童年开始就已经融化在了荣格的血液中。这也是我之前需要花很长的篇幅介绍荣格童年成长经历的重要原因。

如果要用一句话概括《红书》的主题,那么大概是——荣格整合阿尼玛的过程。整合阿尼玛的过程会带来三种效应:

成功整合阿尼玛之后,接下来会遭遇与“超自然人格”。男性在整合阿尼玛的同时,也会获得她(阿尼玛是女性特质的灵魂)所拥有的力量,因此会不可避免地认同魔法师(公认的强大男性的原型形式)。在这个时候,他的任务是将自己与魔法师分开。于是这个人就会认识到原我——“我们身上的神”,我们整个心灵生活的起点纵横交错地根植于这一点,我们所有最高的和最深的目的都指向它。

在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荣格童年时期的一件小事。大约在10岁左右,荣格开始和自己玩一个游戏,他坐在一块石头上,问自己到底是荣格还是那块石头。他后来回忆说,“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直都没弄清楚,我的疑惑伴随着一种好奇的感觉和迷人的黑暗感。”

后来有一次,他突然意识到,“刹那间我产生了一种势不可挡的印象,仿佛自己从一片乌云中浮现了出来。我立即明白了,现在我就是我自己了。”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声明我并不是一位心理学爱好者,也谈不上对荣格这个人有多了解;妥妥的一枚心理学门外汉,所以我只是作为一名普通的好歹算有点审美的读者吧,说说我眼中的《红书》。

我买这本书起初出于对书籍中美丽的插画的欣赏(好吧我是个外貌协会的)。刚开始看到这本书是在厦门的外图书城大厦,当时的版本长这个样子:

是中信出版社出版的一本软皮书,售价88元,我当时没有舍得买,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再去,发现这本书已经没有了(据说是这个出版社没有版权下架了),回想起书中的插画,一直追悔莫及。以至于我每次去都会在检索机上查询这本书,但是无奈都没有找到。

就在今天晚上我去莲坂外图书城的时候,在检索机找到了这本书,与去年不同的是,再遇见了这本书,它变成了靓丽的大红色的外观,金色的字在书本正中格外醒目,当然价格也很醒目199.

起初我是怀着非常崇敬的心情,先搜索了荣格先生的生平,又查阅了《红书》的相关讯息(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定位到这个问题来的原因),才心生敬意的翻开这本书,开始阅读。

就在我读完这本书的导读部分(非荣格所写)昏昏欲睡认为这是一本没什么价值(至少对现实生活没有任何指导意义)乃是一部过誉的YY读物的时候,

我终于翻开了本书作者自己编写的第一页——序言《来者的路》,我突然感到强烈的共鸣,书的风格立刻从沉闷变为强有力的冲击,使得我一读就沉浸其中无法自拔,直到南普陀的钟声提醒了我黑夜已逝,白昼降临。我才恋恋不舍得收起做好的笔记(对,你没看错,对于课外读物,我还第一次很认真的做了笔记),上来答题。

其实对这些插画和文字,也有人尝试进行注释。但是自己读了《红书》之后,我感觉这并不是有些人认为的多么神秘莫测的高深理论,恰恰相反,它是根植于我们自身的意识,有些人强烈一些,有人平淡一些。如果你经常和自己的灵魂对话,尝试独处,多体味生活中的点滴,我相信与这本书产生共鸣并不难。

这本书在我看来,是人生指导,自我修为,为人处世和艺术绘画表现为一身的集大成者,是富有才学、历尽艰难、深沉思索过的人才可著出的一部奥义。(虽然我还没读完,但是读完序言我就有了这样的感慨)。

我摘抄了几段文字,说一说我的想法和见解,我不会说这是我对本书的注释,但是这是我心中的《红书》,我也不建议大家在尝试理解这本书的时候遵从别人的理论——这一点的原因我在后面会提到。

这是书的扉页和封尾出现的一句话。我将此理解为一种强大的自我意识,这个自我意识出生自我们幼年,成长与我们成年,当外在的价值观和冲击与自我意识相悖时,倔强的坚持自己的价值观,那强大的坚定性和原则性连自己有时候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想大家都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在知乎上回答问题也好,在生活里发表一些意见见解也好,初衷都是分享自己的看法,也无所谓对错,有时候即使你不犯错,总有一些人跑出来指指点点,diss这个diss那个,一种你们都是错的,我才科学云云。又或者是写了论文,挑战你的人永远都有一大堆理论来,我就不想说了写过论文的你们都经历过。然而事实上,像我这样经济学的专业,即使是诺奖获得者也没有成功的预测过经济危机,所以对于存在于各处的不服,攀比,鄙视链云云的这些东西,我想这段文字可以为你指明——

你不必为此感到挫败和愧疚,因为只要你乐于分享,也不在乎对外界证明什么,沿着自己的道路前行,你就是独一无二的你。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闭嘴前行好过据理力争。

我有个金融研究生学弟,他非常崇拜一个白手起家的游资大佬,有一次我有幸和几个哥们一起吃饭,刚巧那位大佬也在席间,我就赶紧喊我学弟过来蹭饭。

我学弟对那位大神简直推崇备至,认为大神说的都是对的。他问了大神一只股票,问他当时那只股票出现大股东减持为什么还出现了两个涨停。大佬告诉他像这样的股票大股东减持是利好。这个学弟就以此为真经,在以后很多次投资中吃了大面。最近他约我吃饭,说那个大佬瞧不上他骗他,自己因为吃了大面(亏钱)而备受屈辱,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己原有的投资理念因为不能割肉也不能实施,只能看着越跌越惨整个人都不好了。

实际上他不明白,那家公司长期没有盈利,并且有国资背景,在往年减持的过程中,都有重组预期(因为一般大股东减持是要转移资产换控股股东,很有可能是重组的前兆,即使不是重组,光市场预期就够有一个小行情的了)。但是对于大部分没有这样资质的股票而言,大股东减持要么是估价已到高位兑现划算,要么就是大股东根本不看好公司前景进行减持等等….实际是利空。

而这个学弟因为迷信,不自己深究原因,不相信自己的学识和辨识能力,才有这样的结果。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前面说,你大可有自己的理解,不必遵从别人的看法。只是将此作为一种声音就好。

关于孤独。我承认有时候读书读多了人会傻,教条本本学多了,即使你不想孤独,你的知识结构,你的价值观,都使你在和别人接触的过程中,或多或少的不那么顺溜,徒增孤独寂寞之感。

举个例子,我玩百里守约玩得特别好,但是一选百里就被骂。一帮人都不爱带我玩,嫌这个英雄废。拜托我可是百发百中暗地里阴人上去开团都行的里里好嘛!!!你不会玩里里你别觉得别人不会啊,然后带他们飞了他们才知道没有废的英雄只有不会的手。你看,他们就是只玩一个英雄,认为别的都是废柴的傻子。

(你以为你读了金融你就niubility了?在艺术圈里你也是说不上什么话的,孤独似木桩——一次文艺圈聚会回来,深感我自己没文学素养的科研狗的心声!)

给人以尊严,这个我也深有体会。去年我过生日,姐姐送了我一瓶很贵的护肤品,但是我的已经很多了,我姐说不用可以送人。后来我送给了一个邻家女性朋友,她拿到的时候很惊讶,直言这东西很贵,我说没问题啊反正刚好要送人的,你来我家玩你带走吧。但是让我很难过的是,过了一会她去上厕所,我看到她扔在我桌子上的手机检索页面是XX牌护肤品真假判别的帖子。也就是说她认为我买不起这么贵的护肤品,送给她的可能是假的,这让我很受伤。虽然我很体谅这种心情,但是我觉得在别人家里这样查,是很不尊重人的表现。

这句话我也很有感触,其实是最近我在构思一部有关人工智能的小说,这个小说中的主人公非常优秀,但是同时有着苛求完美的价值观,她认为只有强大才应该生存,所以她自己制造了一部完美的战斗型机器人,毁灭世界的故事。意在讽刺loser不配生存的“精英文化”,提倡世界多元化。然而这个小说我没有写完,因为我要写论文 。。。

以上只是我拿一些生活点滴去说我的感触,想表明一个人心中有一个人的理解。时间限制我就点到为止不多分析,所以希望专业人士也不要说我所谓的理解是我没懂。你怎么就知道你的那个就是标准呢?我想这世上也不敢有人妄言自己懂荣格大师吧。

感谢《红书》让我在这么繁杂的生活中坚持自省,坚持聆听内心的声音。这本书中的很多告诫,都是提醒我们要通过自省和改变,造就适应自身发展的外部空间,使内外达到一种和谐。不从心理学角度去理解,我觉得这本书也有很强的人生指导意义。不忘初心,坚持自我,尊重他人,保持谦逊(荣格本人其实也这样)….这本书值得你去品的地方很多很多。如果后面还有时间我会补充后续的感慨,也欢迎小伙伴们留言,希望能和你们一起讨论和学习。Best Regards!

PS:像这样又写字又画画的笔记是不是在现在叫“手账本”?荣老爷子也有少女心啊orz

《红书》是非常具有容格本人特色的作品。并且,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向弗洛伊德体系做的独立宣言。

弗洛伊德体系当然是带有鲜明弗洛伊德个人色彩的,即,对精神活动的器质层面的解释欲望。弗洛伊德本人对梦这类精神活动始终带着临床外科医师那种侵入型分析、干预的态度,应该说弗洛伊德是本着一种基于器质医学观念在做精神理论建设的医师,容格的大部分论文和著作也都是建立在弗洛伊德这种有记录、可量化、至少带有解释性的临床模式基础上的。

这里要提出弗洛伊德的层面相对容格这种Ni来说还是太Si了。这意味着,临床性的解释不能总是向实体档案调取(比如记忆),哪怕是曾经实体体验但已经融入集体潜意识的,这种匹配当然很严谨,但实务上也很容易造成强行连结性的解释,这个可以参看很多弗洛伊德对癔症的个案解释。容格的优势在于,作为一个强势Ni,他可以直接洞察到核心的关键。他的实力在于先验地构建出心理原型或人格类型这种理论框架,并进行内科式的治疗;而不是像弗洛伊德那样,从个案开始摸索头绪,而最后的治疗还停留在外科手术模式。

但容格毕竟是科学家,因此绝大部分著作要走传统路线,这样是在形式上是很难分出弗洛伊德特色和容格特色的。

但《红书》基本上就是Ni的直接感应记录了。读弗洛伊德《梦的解析》,应该可以感觉出弗洛伊德还是从外部世界试图凿开一条路径去抵达核心问题的,弗洛伊德和心理学的核心始终隔着一层。而《红书》和其他神秘学作品类似的,直接充满了针对核心问题的见解(不能说是答案),并且,大量运用了巧妙的隐喻,以试图间接地、形象地描绘出容格感应中那些Vision。虽然《红书》严格意义上还是太主观的作品,但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它,可能对容格而言,这即是一个Ni个体的分享报告,希望激起其他Ni甚至其他类型(比如Ti)的响应。

就解释性过于暧昧这点我无力辩驳。Ni内部看都会嫌话怎么讲这么直白露骨?但Ni的沟通方式对外部而言本来就是这么暧昧,也,就只能摊手了。

基本上可以说,弗洛伊德应该很庆幸,有容格这样的理论天才来踢翻自己那些得之不易的探索成果,因为,容格的颠覆,是重建而不是单纯的破坏。

荣格用意象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也许有些东西是阴暗的,但是他无法直接说出来。

插图风格有类似精神病人的绘画特点。非常有想象力,但是支离破碎。视角不是日常透视的 ,是充满各种视角的。天空,从上到下,从下往上。可以说他头脑里有很多幻象——同时也表明他作为心理学大师的特质——可以从特别多的角度来观察人。

歌德和但丁风格,以及原始宗教意味浓厚。说明荣格被某种荣耀感超越感和无力感撕扯。他和弗洛伊德的矛盾对他刺激很大。因为弗洛伊德某种意义上揭示了荣格自己的灵魂本质。而对弗洛伊德有弑父情结的荣格,貌似在疯狂反弗洛伊德而行之。

所以这本书试图用一种神怪的内容去打散日常逻辑——而弗洛伊德正是用日常逻辑在解读人的心理。而荣格试图用无意识这种非日常逻辑去打破弗洛伊德的观点。

其实心理学某种意义上是心理有创伤的人的自助团体。只能说创伤程度不同,有的太严重沦为了病人,有些则比较聪明程度比较轻成了医生。因为这些心理学大师都一定程度上有过精神分裂和崩溃的经历。

我几年前读《梦的解析》读了一半就怎么也读不下去了。因为我在弗洛伊德的字里行间感受到了他某种意义上过度细腻和偏执的一面。就是把一些梦强行扣到自己的理论里而不允许有意外情况。包括荣格的这部《红书》。包括那篇文章里提到的更多的其他心理学大师。

也是在那年,认识了一个读心理学专业的人。她当时也认为自己学心理学主要是因为自己童年发展不够顺畅,试图了解自己的内心。

这样从大师到普通心理学专业人,都可以揭示心理学这个专业必须由“正常人”参与进去才能真正树立起更健康的养分。在这个意义上说,美国人现在提倡的人本主义疗法或许更正常一些。

这两天断断续续地在看小李子主演的《禁闭岛》。我一边看就一边想,小李子是疯了,可是院长就真的很正常吗?费尽心思陪着一个精神受了刺激充满幻想的小李子玩起了大型cosplay。这种精神分析的办法耐心是足够了,但是是否也真的涉嫌戏弄和过度干涉他人呢?当然这都是我的一些疑问,并不是判定院长真的有很大问题。

人的无意识大脑活动可能是史前动物时期的一些遗留或者是当时的逻辑。比如我家猫,由于每次用小脑袋蹭门把手,我都把它从阳台放进来。以至于它后来就直接用蹭门把手的方式跟我撒娇。我觉得在它眼里,那个门把手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这种逻辑,远古的人类祖先类人猿是不是也会有,我们是不是也保留了一部分这些逻辑的记忆呢?

所以我觉得过度挖掘无意识,会让人走入无尽的困惑中——因为也许那些远古的思绪,其实只是本能而已。没有什么具体道理。

虽然被称为天书,但是,当我开始阅读导读,开始阅读正文,荣格的每一句话我都是如此的理解。

无意识(潜意识)是深度精神的自我,我想这是广泛存在于大脑高度发达的生命中的。意识+无意识一起组成的我,才是完整的“原我”。

但我想荣格在序言和前面两章中就极好的解释了为什么这本书对于许多人来说可能是天书,我的理解是:无意识是没有文字语言系统的原始自我,他的话语需要通过自我表达,幻觉,荣格的红书讲什么联想传递给意识,给意识施加极为深远的影响,而作为意识的我们想要主动联结无意识,必然会遇到阻抗,有人就此放弃,有人勇敢的深入,这要求要真正深入无意识的人首先需要有较为完整的自我。无意识的话语便是通过给我意向,通过象征,画面,梦境,幻觉,呓语等方式传递信息给我们,无论我们是去理解还是逃避,都在无时不刻的影响着我们的一切。

无意识表达,记录,传播的方式就是通过意识,我们要表达所理解的无意识,进入深度精神的自己就“剥夺了我说话的权利”,所说的话语就都是“大话、醉话和狂话”了。

这是一本写给他自己,只属于他自己的书,出版这本书就意味着荣格把自己完整的展露在世人面前,在那个时代恐怕是会被广泛的误读的,荣格只允许他认为能够理解他的人阅读这本书,这跟我们只允许理解自己的人进入我们的内心是一样的。

所以,我想,这也是一本精神圣书,他第一次明确的指出了我们寻求终极意义的方向与方法就是融合意识和无意识,并鼓励人们去写下属于自己的《红书》。

榮格和Krishnamurti 書都在栓釋一個真理 就是 就算看了這本書 給你看見一扇通往自我的窗 你還是得自己去找你的門

荣格应该悟了,明心见性了,见到了自己的本心,书中的语句是以一种偏西方的语言逻辑方式阐述了佛家的顿悟,更适合唯物科学观过度盛行的现代人去阅读理解,拨开滚滚尘世的重重迷雾,到达原本清明的心之彼岸。

你可以理解为红书以幻觉去描述一些事情。并且不是形而上而是可被分析的。常解梦的人感觉会比较熟悉。但是我们没办法再见到荣格了。所以很难去分析其中的神秘美丽奇妙怪异的乐子。至少比荣格写的其他书要好读。我敢打赌荣格写的一些书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书没有那么玄乎,但他没有弗洛伊德那么有名,也是有原因的。个人觉得弗洛伊德对心理学的理解才是正确的。绝对不会跟神学,占卜,塔罗牌有关系。

1.他引导我们关注我们的自性,myself,这个概念我到现在都没完全懂。但是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圆圈⭕一样的东西。就类似于太极,或者是语言上的自圆其说,我们每个个体也都有一个可以从复杂中探寻到答案的样本。哎哎哎,说不清楚。

2.他引导我们去整合我们的人格。当然,这本书本身就是为了人格冲突很大的人群去整合人格用的。能够被他吸引的人们,一定就能够运用自如。我相信。

3.他帮助我们认识到更高深的灵魂。这个灵魂的概念,我到现在也是很肤浅的。不知道如何进一步解释它。

4.红书既然是天书,就一定是涉及到宇宙众生的东西。我想,能够读懂红书的,应该也理解宇宙的运行。起码和它很亲近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yresinsider.com/,容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